AG视讯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7 07:24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鲜章明和申建生也是烟民,刚开始被困时,用抽烟来缓解压抑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被困隧道内,三人一直有时间观念,因为曾统华带了一个老年手机,但是没有信号。为了节约手机电源,他们每次只看一眼时间,就立即关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鲜章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曾统华负责理线,申建生开着火三轮在他们后面一点。当时曾统华大喊“掉石头”了,喊他熄火,他立即停了扒渣机,然后三人走了几步,往隧道外的方向就出现垮塌。他们全部被困在隧道内,火三轮也被砸了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日早上,在江油市九0三医院,记者见到曾统华时,他正在输液,精神状态很好。回想起刚刚被困时,曾统华心有余悸,他说首先威胁到他们的是火三轮冒出的浓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想的是,水下面可能要好一些。但是,当水喝进嘴里时,发现好臭,都难以吞进去,但我还是吞了一口。”回想起在隧道内求生的经历,62岁的曾统华含泪说,“被困几天,他只喝了4次含汽油的水,没办法,为了活命,只有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统华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由于水太难喝,申建生曾将自己的尿液撒在烟盒里,他觉得尿液可能都比水好喝。但是当喝进嘴里时,也同样难以下咽,“好像他还是吞了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被困隧道内,只有地上有一滩水,大约30多厘米深,上面漂浮着汽油,味道非常难闻。饥饿难忍的曾统华,找来一截电线,将里面的铜丝拔掉,制作了一根“吸管”,将水面上的油污拨开,将“吸管”伸进水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时,我和曾统华努力架着他,也只有安慰他‘马上就能救我们出去了’,我们确实也没有办法。在那种情况下,如果只有一个人被困,肯定挺不过来,吓都吓死了。”鲜章明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鲜章明讲述自己被困7天的经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项指征平稳 还能讲笑话